.葵. (valon_aoi) wrote,
.葵.
valon_aoi

青蛇。

[他说。前世500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。
那爱情就是这样的一瞬间。越珍贵越太快散场。
就好似竹取物语中那绿油油的奇迹。除了落寞。还有翠色醉人的温暖荡漾。
更在乎青蛇。旁及天下的情色凄美。
渊渊莽莽闹市间。爱情再快乐不过。]

——乙酉年的二月初七。什么日子都称不上地一味下雨。天空说不出的哀怨。草木微凉。

暖壶胆在眼前轰然炸裂。粉碎。水银与热水壮烈地喷出。扑面而来。
本能。捂住双眼。急速后退。发呆。站在偌大的镜子前凝望。头发被滚烫的水淋湿。发际四肢粼粼。
皮肤上都是被水银划过的细碎的伤痕。不深不重。却让我绝望地泪流不止。
那怦然巨响回荡在心。好像意味着某种结束。某种警示。某种俏皮的。惩罚。
苍天在上。赏罚分明。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遭受。
在我最讨厌的雨日。在我满脑子青蛇的悲凉。在我难得暴露皮肤的瞬间。在我还没决心接受任何惩治和终结。

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我面前消失和充斥。伴随着滂沱凄苦。赏赐我冲刷罪孽的瞬间。
凝固。颈项强直。室友呆若木鸡。
我望着她流泪。明明不感到任何悲伤。
皮肤痛觉消失。总觉得有水银的碎片不慎入眼。除了流泪眨都不敢眨一下。

狐狸笑说。越善良越命苦。活该你自恋又善良。
我拼命甩掉头发上的水银片。用冰水冲刷大脑。我活该的么。你保证不是骗人的么。
我害怕被伤害。可现在的我应该没有失落感。
我想起张悦然说[是你来检阅我的忧伤吗]。
又突然想起。情人节那天看到的Kevin。难道不是我和Timing的Kevin吗。
笑。挂起一脸水色。原来我竟是这么胆小而害怕受伤。
Subscribe
  • Post a new comment

    Error

    default userpic
    When you submit the form an invisible reCAPTCHA check will be performed.
    You must follow the Privacy Policy and Google Terms of use.
  • 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