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葵. (valon_aoi) wrote,
.葵.
valon_aoi

要啥没啥。

一晚上编排自编拳法,好端端的曲子被我整了个嘎七码八的。长拳太极外加芭蕾全招呼。我才发现我这么能折腾艺术。
结果脚上茧子都磨出来了。赶紧回宿舍歇着。却被三组人马逼着做他妈的ppt。
我可真怒了。你们成。一个个儿都当我是民工。我容易麽我。就不能放过我让我好好儿复习组胚好好儿睡俩觉啊。
最近感觉自己不断被剥削。精神和体能都不被放过。而且那剥削网错综复杂的。钻都钻不出来。就这衰样儿发哥还好意思让我请他吃饭。亏他也是个学中医妇科的。就知道吃,打头一天同乡会的时候儿我就瞅出来了。

夜行。出门儿觅食。决定品尝上海特产——不麻不辣就烫的麻辣烫。同学在楼上大呼小叫的说别买,小心苏丹红。我说放P。那帮小摊儿可进不起这么高级的调料。
赊账吃饭巨不爽。吃完了又要继续面对现实。校政处的网站快要拖死我了。老大又逼着我给他找素材。
一阵忙叨总算可以坐下来喘口气儿。突然想起来给狐狸的伦理学笔记还没借。我keao。我就从四楼跳下去吧。谁都别拦我。反正我这块头儿谁也拦不动我。
我泄愤似的去QQ打连连看。心想今天还不如应承了洪先生跟他去喝酒。虽然去酒吧很麻烦,半夜回学校超级不爽。而且衡山路也算酒吧街吗...且不说那酒吧有多稀疏,进去了更是感觉进了赌场妓院...得了,甭挑刺儿了。戒酒还不是更麻烦。讨厌。明天一定去买瓶野莓味道的Breezer。

郁闷坏了。大口喝水才想起老爸最近被集团开到基层。一定比我还郁闷。明天得给他发封邮件讲讲心身医学开导一下儿。别到时候又神经不好了,肾虚了,便秘了的转成大问题。
这年头儿得病真是件容易的事儿,偏偏得病的人还有好多不服气。尤其是父母这一辈的人。不是不信你分析他的症状说自己没事儿,就是倔脾气都子宫肌瘤了还打算生孩子。什么世道啊...最终结果成了,老成的竟然是我们这帮学中医的孩子。妈爷子...我们真是没混头儿了。象牙塔搞得像老年收容院。这就是什么所谓的[把上海中医药大学办成世界一流的大学]。
真是笑死人了。一个以西医见长的中医院校。居然说这种话都不带脸红的。也不事先征求一下学生们的意见。恶心...
嗷嗷...把抱怨写成日记就是爽。虽然没什么文化内涵可是我觉得舒服。
今天乔蓝跟我学抽烟,我给她淡淡的孟菲斯可我觉得或许她是适合圣罗兰的。要不干脆就别抽吧。
不过现在的女孩子啊...觉得抽烟很舒服还是很酷?这可不是好习惯。
Subscribe
  • Post a new comment

    Error

    default userpic
    When you submit the form an invisible reCAPTCHA check will be performed.
    You must follow the Privacy Policy and Google Terms of use.
  • 4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