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葵. (valon_aoi) wrote,
.葵.
valon_aoi

这是怎样离奇的天气以致我们的行为都反常。

第一次站在讲台上给大家讲photoshop。很紧张。心里完全没底儿。论资格我什么都不是。在协会也许算个设计师可是到了社会上我就是个三脚猫而已。不过我当然虔诚地希望能讲得好点儿。因为这是我唯一能为大家做的。
没想到饥饿不失时机地侵袭了我的胃。我的精神也随之进入一片混淆中。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只是麻木地东拉西扯,把所有的工具都简单介绍了一下儿。我很不满意我的第一堂课,觉得这样的自己完全是个傻瓜。不过今后如果再有机会我就不会如此。因为我会渐渐学会如何让大家呼应我,如何不再紧张。

今儿暖和得跟初夏一样。我穿了件儿单衣加上一条七分牛仔裤满世界跑。上午的时候狐狸边上医用英语边跟我短信聊天,我还在被窝里睡大觉呢。不过最近跟他聊得都挺乐的。我心情也稍微好了点儿。狐狸最近被loli附身了。睁眼闭眼都是loli兔女郎。哈哈他真好玩儿。我开始感激并有点儿喜欢他,却在梦里不得了地再次梦到いつや。罪よ、罪...罪孽感让我再次一天没吃饭。但其实心里是踏实的,反正狐狸他喜欢的是loli哈。

组胚课上老师依旧口若悬河。讲的不是考试内容而是她生孩子的经验。我们汗到不行。女孩子吓得大叫不要生,男生则冷眼旁观心想幸好自己不是女的。老师哈哈大笑。得意自己在三十多岁还生了个漂亮聪慧的孩子。全班鼓掌。
后来去看胚胎学录相。那片子真古老,动画+实况。音乐阴森森的,好像恐怖片儿。我听到有个女生对旁边的人说“我害怕”,旁边的人则说“别怕,我这不是在这儿呢吗。”Oh,my god...我们在看聊斋吗...

今天午饭后给kerry试跳[脱衣舞]男性版,是以前看pepper跳过的。我忘记动作了,所以就自己发挥了一下儿。kerry大喊stop,说她要流鼻血了。我和枫对视。然后一起去阳台唱校歌。
真想跳给狐狸看,谁让他不相信我不会跳舞...我可是被誉为具有亨廷顿舞蹈病反常艺术行为的- -|||
Subscribe
  • Post a new comment

    Error

    default userpic
    When you submit the form an invisible reCAPTCHA check will be performed.
    You must follow the Privacy Policy and Google Terms of use.
  • 0 comments